陨石是人类认识太阳系起源、行星演化、早期地球形成过程等的主要样品。尽管人类已经返回了月球(Apollo/Luna任务)和小行星(如:隼鸟号)的样品,但是数量仍然极其有限,陨石依然是科学家们开展陨石学、比较行星学、天体化学等科学研究的重要研究对象。沙漠陨石约占陨石回收总量的三分之一,相对于南极陨石,回收沙漠陨石具有诸多突出的优点(如:成本低廉、安全系数较高等),使得沙漠陨石成为全世界陨石研究者较为容易获得的样品。目前,世界上的沙漠陨石主要来自非洲西北部、西亚地区、澳大利亚、美国、南美洲等沙漠区域,与国外沙漠陨石收集相比,中国沙漠陨石的最初发现和回收时间相对较晚,自2007年以来,在新疆、青海和内蒙等地发现了数百公斤陨石。

Kumtag沙漠是中国第六大沙漠,气候干燥,为陨石的保存提供了天然条件。王鹏等人于2012年在Kumtag沙漠东面(俗称:沙东)多个地方发现了大量的陨石样品,为陨石散落带,总重量超过550公斤,其中总量最大的样品约153公斤(国际命名Kumtag 016)。国际上通常以散落带中重量最大的样品名称作为散落带的名称,如:Jiddat al Harasis 073散落带(Gnos et al. 2009, MAPS,因此将陨石散落带命名为:Kumtag 016散落带。

                               

                                                                               Kumtag 016 陨石散落带分布区域及陨石信息(Zeng et al. 2018

                                       

                                                                                      Kumtag 016 散落带陨石野外照片(Zeng et al. 2018

 

针对Kumtag 016散落带中不同位置的24块样品,通过详细的岩石学、矿物学、全岩微量元素、稀有气体、密度和孔隙度等研究,获得了Kumtag 016散落带陨石的地球风化特征、宇宙射线暴露历史、降落规模、降落期次等信息。该散落带主要为L5型普通陨石,还发现了两块不同降落期次的陨石:分别为Kumtag 021L4型)和Kumtag 032L6型)。Kumtag沙漠的地球风化过程使陨石样品相对富集SrBaPbU等元素,并相对亏损CrCoNiCs等元素,该风化过程与西北非和阿曼等地的沙漠风化过程类似。

                                                  

                                                                       Kumtag 沙漠陨石橄榄石(Fa)和低钙辉石(Fs)成分投图(Zeng et al. 2018

Kumtag 016散落带是目前中国比较大的发现型石陨石散落带,研究并报道该散落带对中国新疆沙漠陨石进一步回收及世界沙漠陨石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该研究成果近期已发表在《Meteoritics & Planetary Science》期刊上,全文连接为:Zeng, X., Li, S., Leya, I., Wang, S., Smith, T., Li, Y., & Wang, P. (2018). The Kumtag 016 L5 strewn field, Xinjiang Province, China. Meteoritics & Planetary Science. Doi: 10.1111/maps.13073.